纳兰性德《纳兰词》精装珍藏本

史上很具人气的才子文学,谱写诗词史上的绚烂篇章!绝妙好词尽收其中,叙不尽纳兰忧思,品不够容若才情。一部收录全面、点评精彩、意境完美的纳兰词鉴赏集。孔子学院推荐、季羡林、南怀瑾、钱穆推荐!

市场价:¥45.00
价格:9.00
配送:有货 自提点
  • 广东
  • 北京
  • 某某223442424fwrw 15834442424
  • 某某223442424fwrw 15834442424
  • 某某223442424fwrw 15834442424
  • 某某223442424fwrw 15834442424
- +

相关推荐

    • 商品详情
    • 客户评价(0)
    • 售后保障
    • 新旧程度:全新
    • 图书来源:网站自购
    • 出版年份:2015

    书价:45.00元


    作者:纳兰性德[清代];译:张浴兮


    字数:250千字


    页码:340


    包装:精装


    开本:16开


    纸张:胶版纸


    出版社:吉林美术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03-01


    正文语种:中文


    ISBN:9787538693027


    作者介绍:


        纳兰容若,清初第一词人,又是武功出众的御前一品带刀侍卫。生于温柔富贵,却满篇哀感顽艳;身处花柳繁华,心却游离于喧嚣之外;真正的八旗子弟,却喜结交落魄文人;行走于仕途,一生却为情所累;风华正茂之时,却匆匆离世;一位几乎拥有世间一切的惆怅男子,一段三百年来倾倒无数后人的传奇。


    内容介绍:


        《纳兰词》是纳兰性德所著的词作合集,主题涉及爱情、亲情、友情、杂感等方面,塞外江南、古今风物尽收其中,词风清丽隽秀、幽婉顽艳,颇有南唐后主之风,在中国文学史上有着极其特殊的地位与影响力。


        本书精心汇集了纳兰性德《纳兰词》的古本手稿,结合原文、词译、评论赏析、注释解疑,辅以情真意切的原画,以图释文,唯美唯真,为广大读者倾力奉上一代才子笔下中国古典诗词的绝美与情韵。


    编辑推荐:


        ★精心译注、足本定本、无障碍阅读、精美插图、古为今用、精装珍藏


        《中华经典藏书系列》从立项到出版,历时三年,花费大量精力财力,倾力打造。所收书目是传统国学中很经典的著作,以经典版本为核校底本,进行注释和翻译,认真研究,精雕细琢。


        ★【足本定本精心译注】

        本书为精装珍藏版,参照国内的原版古籍书,能做足本的绝不删除,尽量做到全面,准确,是一套不可多得的既能阅读又适合收藏的绝佳版本。


        ★【精美插图名师描绘】

        为了让读者更加清楚明了的阅读,每本书根据内文,绘制了大量精美的插图,使书增色不少。


        ★【无障碍阅读通俗易懂】

        原版古籍书生涩难懂,对原文做了准确的翻译,并对每一个难读的字词和难懂的语句做了通俗的译注和点评。


        ★【以史为鉴古为今用】

        本书的特点是不但对原书做了译注,还以史为鉴,延伸阅读,古今结合,把很多观点引用到现代的生活工作中,让读者豁然开朗,茅塞顿开。


        ★【印刷精美高端大气】

        本书封面采用进口高端冰白纸,并做了烫金工艺;内文为了让读者阅读更舒服,保护读者视力,采用太阳高端本白胶版纸;内文用环保大豆油墨印刷,无异味,又充满书香。


    精彩书评:


        纳兰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王国维《人间词话》


        容若词,一种凄惋处,令人不能卒读。

        ——顾贞观


        《饮水词》哀感顽艳,得南唐二主之遗。

        ——陈维崧


        容若小词,直追后主。

        ——梁启超


        纳兰词缠绵清婉,为当代冠。

        ——郑振铎


        成容若君度过了一季比诗歌更诗意的生命,所有人都被甩在了他橹声的后面,以标准的凡夫俗子的姿态张望并艳羡着他。但谁知道,天才的悲情却反而羡慕每一个凡夫俗子的幸福,尽管他信手的一阕词就波澜过你我的一个世界,可以催漫天的焰火盛开,可以催漫山的荼蘼谢尽。

        ——徐志摩


        这许多年来,纳兰词始终是为我遮风避雨的另一个世界,是我心底最后退守的忠贞信仰,是让每一个与我相识或不相识的同类得以远离现实的精神蜗居。

        ——苏缨


    目录列表:


    爱情篇

    当时只道是寻常,回首时爱已成灰

    梦江南(昏鸦尽)

    菩萨蛮(窗前桃蕊娇如倦)

    菩萨蛮(新寒中酒敲窗雨)

    菩萨蛮(萧萧几叶风兼雨)

    菩萨蛮(催花未歇花奴鼓)

    菩萨蛮(春云吹散湘帘雨)

    菩萨蛮(隔花才歇廉纤雨)

    菩萨蛮(乌丝画作回纹纸)

    菩萨蛮(阑风伏雨催寒食)

    菩萨蛮(晶帘一片伤心白)

    菩萨蛮(梦回酒醒三通鼓)

    昭君怨(深禁好春谁惜)

    临江仙(长记碧纱窗外语)

    临江仙(点滴芭蕉心欲碎)

    临江仙(昨夜个人曾有约)

    虞美人(绿阴帘外梧桐影)

    虞美人(春情只到梨花薄)

    虞美人(曲阑深处重相见)

    虞美人(彩云易向秋空散)

    虞美人(银床淅沥青梧老)

    虞美人(秋夕信步)

    鬓云松令(枕函香)

    醉桃源(斜风细雨正霏霏)

    转应曲(明月明月)

    鹊桥仙(七夕)

    鹊桥仙(梦来双倚)

    鹊桥仙(倦收缃帙)

    青衫湿遍(悼亡)

    青衫湿(悼亡)

    百字令(人生能几)

    沁园春(代悼亡)

    沁园春(瞬息浮生)

    东风齐著力(电急流光)

    于中好(尘满疏帘素带飘)

    南乡子(为亡妇题照)

    南乡子(烟暖雨初收)

    红窗月(燕归花谢)

    南歌子(翠袖凝寒薄)

    天仙子(梦里蘼芜青一剪)

    天仙子(好在软绡红泪积)

    天仙子(月落城乌啼未了)

    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

    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

    蝶恋花(眼底风光留不住)

    蝶恋花(又到绿杨曾折处)

    蝶恋花(萧瑟兰成看老去)

    蝶恋花(露下庭柯蝉响歇)

    寻芳草(萧寺记梦)

    秋千索(锦帷初卷蝉云绕)

    秋千索(药阑携手销魂侣)

    秋千索(游丝断续东风弱)

    茶瓶儿(杨花糁径樱桃落)

    好事近(帘外五更风)

    好事近(何路向家园)

    山花子(林下荒苔道韫家)

    山花子(昨夜浓香分外宜)

    山花子(风絮飘残已化萍)

    山花子(欲话心情梦已阑)

    山花子(小立红桥柳半垂)

    清平乐(凄凄切切)

    清平乐(青陵蝶梦)

    清平乐(风鬟雨鬓)

    清平乐(画屏无睡)

    满宫花(盼天涯)

    唐多令(雨夜)

    秋水(听雨)

    如梦令(正是辘轳金井)

    如梦令(黄叶青苔归路)

    如梦令(纤月黄昏庭院)

    采桑子(彤霞久绝飞琼字)

    采桑子(海天谁放冰轮满)

    采桑子(拨灯书尽红笺也)

    采桑子(谁翻乐府凄凉曲)

    采桑子(冷香萦遍红桥梦)

    采桑子(桃花羞作无情死)

    采桑子(凉生露气湘弦润)

    采桑子(土花曾染湘娥黛)

    采桑子(白衣裳凭朱阑立)

    采桑子(谢家庭院残更立)

    采桑子(而今才道当时错)

    四和香(麦浪翻晴风飑柳)

    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

    河渎神(凉月转雕阑)

    河渎神(风紧雁行高)

    落花时(夕阳谁唤下楼梯)

    眼儿媚(重见星娥碧海查)

    眼儿媚(中元夜有感)

    眼儿媚(独倚春寒掩夕扉)

    河传(春残)

    遐方怨(欹角枕)

    浣溪沙(消息谁传到拒霜)

    浣溪沙(雨歇梧桐泪乍收)

    浣溪沙(欲问江梅瘦几分)

    浣溪沙(泪浥红笺第几行)

    浣溪沙(睡起惺忪强自支)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浣溪沙(脂粉塘空遍绿苔)

    浣溪沙(记绾长条欲别难)

    浣溪沙(五字诗中目乍成)

    浣溪沙(十八年来堕世间)

    浣溪沙(莲漏三声烛半条)

    浣溪沙(凤髻抛残秋草生)

    浣溪沙(肠断斑骓去未还)

    浣溪沙(容易浓香近画屏)

    浣溪沙(旋拂轻容写洛神)

    浣溪沙(十二红帘窣地深)

    浣溪沙(一半残阳下小楼)

    浣溪沙(锦样年华水样流)

    浣溪沙(肯把离情容易看)

    山花子(一霎灯前醉不醒)

    相见欢(落花如梦凄迷)

    减字木兰花(烛花摇影)

    减字木兰花(相逢不语)

    减字木兰花(断魂无据)

    减字木兰花(花丛冷眼)

    少年游(算来好景只如斯)

    诉衷情(冷落绣衾谁与伴)

    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

    谒金门(风丝袅)

    浪淘沙(紫玉拨寒灰)

    浪淘沙(夜雨做成秋)

    浪淘沙(红影湿幽窗)

    浪淘沙(眉谱待全删)

    浪淘沙(双燕又飞还)

    浪淘沙(清镜上朝云)

    南楼令(金液镇心惊)

    生查子(东风不解愁)

    生查子(惆怅彩云飞)

    鹧鸪天(离恨)

    玉连环影(何处?几叶萧萧雨)

    玉连环影(才睡)

    荷叶杯(帘卷落花如雪)

    荷叶杯(知己一人谁是)

    望江南(宿双林禅院有感)

    忆江南(宿双林禅院有感)

    忆江南(春去也)

    ……

    友情篇

    纳兰词里动人心魄的友情

    塞上篇

    雄浑郁勃的边塞风味,与唐朝一脉相承

    江南篇

    如重温至恋般的江南“情结”

    其他篇

    纳兰与他的合欢树


    前言序言:


    翻开历史的长卷,在万里红尘中徜徉。三百多年前,那个让人扼腕长叹、伤感不已的千古奇才仿佛跃然眼前。那是一位白衣胜雪、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公子;也是一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少年才子。他自小天资聪慧,博通经史,工书法,擅丹青诗词,又精骑射,十七为诸生,十八举乡试,二十二岁殿试赐进士出身,后晋为一等侍卫,常伴康熙出巡,名动塞外。

    但是,情深不寿,他到世间只作了“惊鸿一瞥”,这个出身满族名门的富贵公子,永远地停留在了他的三十一岁。“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他短短三十一年,看尽了这个世界的繁华云烟,爱恨情仇。终于,那颗清灵的魂魄,化身烟尘,一去无踪。

    然而,慧极必伤,却言不尽纳兰玲珑剔透的心思;情深不寿,却品不完容若永垂不朽的才情。

    西风紧,夜阑珊,一泻月光,半盏清茶,翻开一卷散发着阵阵墨香的《饮水词》。纳兰公子宛若眼前,似乎我们可以与之对坐,把盏共饮。他那白衣胜雪、绝代风华的容颜依稀可见,他微笑着执笔抒意,目光清明而透彻,但眉宇之间却还聚着一抹化不开的哀愁。人如其名,他的名字也散发着淡淡的哀伤——纳兰容若。容情容爱,若即若离。既是一种包容,又是一种无法跨越的距离。容若,他的一生都挣脱不开这两个字的束缚。

    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曾知?那一首首情真意切的词,就像一颗颗在寒风中凝成的泪,让你我透过三百年的风尘再去凝望,依旧会因他的伤而伤,因他的痛而痛,因他的愁而愁,因他而跌入时光巨大的洪流中。最终,我们的心也许会慢慢归于平静,但那种柔软却早已悄悄埋入了心间。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他为什么会如此惆怅?他为什么会在秋风中独自无奈地叹息?那时候,他的灵魂必定是孤独的,他的容颜必定是落寞的。徐志摩说:“我将于茫茫人海之中寻找我唯一的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纳兰是幸运的,他找到了自己的灵魂伴侣。但他又是不幸的,因为上帝把赐予他的幸福回收得太早。

    于是,这俗世的喧闹与身世的显赫不会再让他快乐了,只会让他更加冷眼于官场中的钩心斗角,让他更加为国事而忧心忡忡。世间繁华,于他,不过尔尔。对他来说,碌碌红尘,快乐何所在?只不过是与心爱的女子合欢树下,“赌书消得泼茶香”。

    “风絮飘残已化萍,泥莲刚倩藕丝萦;珍重别拈香一瓣,记前生。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又到断肠回首处,泪偷零。”

    纳兰公子本是天上的多情种,而不是人间的富贵之花。他抛得下一生的荣华富贵,却舍不掉那一世纠缠错结的千万情丝。亡妻的一颦一笑,一回一顾,都让他肝肠寸断,挥泪如雨。阴阳相隔之后,只能魂梦相依。于是,他只好挥笔,在淡淡的墨香中寄托情思、畅言愁绪。但他心头的几度思量,却始终无人懂,无人知。那个懂他、知他的人早已尘归尘、土归土了。也许,他本该是天上那高洁如玉的白云吧,岂料生性情痴,错落于红尘。于是,注定了一世的惆怅,一世的情伤。


    精彩书摘:


      当时只道是寻常,回首时爱已成灰


      纳兰把他的词集取名为《饮水词》,他当初的意思是指“感情之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只是,他的自知,未免有点后知后觉了。

      纳兰容若,满清第一词人,风度翩翩,文武双全。自幼与表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以为他理所应当娶她,她也理所当然嫁给他。却不料,最终他心心念念要与之共度一生的女子被招入后宫,自此“长相思却不能长相守,相亲相爱,却两两相忘”,自此于他“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他认为自己已经失去了毕生挚爱,从此心灰意冷。

      不久,他便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娶妻卢氏,那个温婉贤淑、才华横溢的女子。

      温文尔雅的纳兰公子,待卢氏自然是极其照顾的,他们相敬如宾。光阴荏苒,岁月静好,容若尽到了做丈夫的责任,却没有太深的情感投入,对她体贴却疏远,心中始终停驻着另一个人的影子,并因此而忽略了身边的真实。以卢氏的聪慧和细致,这些微妙情感,她怎能感觉不到呢?但她却从未有过只言片语的抱怨与责备,当然,她心中的忧伤是不可断绝的。

      婚后三年,卢氏难产去世。这给纳兰的打击是始料未及的,他不知道三年中点点滴滴的相依相伴已经让她逐步走进了他的世界,他的喜怒哀乐都是与她分享、与她共度的,他们早已融为一体了。只是,他一直给自己安排了一个桎梏,让自己钻不出来,也看不清楚。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卢氏逝后,纳兰填了这一阕词,细细读来,竟是满目凄凉,心痛不已。

      之前的容若也许并未体会到妻子卢氏的好,但是在她死后却一直伤心欲绝,写了一首又一首的悼亡词。其实,人与人的关系是一种心债,欠了别人的就一定要还。爱情也是如此,因果循环,谁都不能幸免。

      悼亡,是一种追念,但是,回忆越深,情伤就越刻骨。

      其实,爱一个人,原本无须太计较,若是觉得情愿,那就妥帖付出。若是不情愿,那就转身,从此为陌路。

      而容若与卢氏的爱,却有如花期的错落,有的开在暮春,有的开在盛夏。

      容若的可爱之处在于他敢于坦白,坦白还念着表妹(也许那只是一种懵懂的初恋情结),任由卢氏在他的心境之外形单影只地徘徊;而卢氏选择了妥协,只因为她是真正爱着容若的。卢氏的爱是沉静的,是一种内蕴深厚、隽永深沉的爱。它没有昙花一现的惊艳,没有“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壮烈誓言,却是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的爱;是携手人生,共守日落日出从容的爱。这种爱,宛若流泻指间清逸舒缓的琴音,涤荡浮躁的灵魂,舒展纷乱的心情,梳理出沉静平和的人生。

      于是,她失去一切,包括生命,换回的,是公子虽九死其犹未悔的爱。

      她那弱柳般的身姿,嫣嫣的笑脸,早已入土为安,生死之间是一道无法逾越的沟壑。死亡如同一场盛宴,你我都将赴约。只是时间的先后问题,所以挽留不住。

    商品评价

    0%
    好评度
    好评(0%)
    中评(0%)
    差评(0%)
    • 暂无评价~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

          售后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