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你心柔软 却有力量》

林清玄畅销50万口碑佳作,入选年度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全新收录代表性精华篇目,图文四色精美装帧,林清玄亲自写长篇序言诚意推荐;星云大师、余秋雨、贾平凹、毕淑敏、尹建莉一致推荐。温暖文字让心柔软,却生发出力量。

市场价:¥39.80
价格:7.96
配送:有货 自提点
  • 广东
  • 北京
  • 某某223442424fwrw 15834442424
  • 某某223442424fwrw 15834442424
  • 某某223442424fwrw 15834442424
  • 某某223442424fwrw 15834442424
- +

相关推荐

    • 商品详情
    • 客户评价(0)
    • 售后保障
    • 新旧程度:全新
    • 图书来源:网站自购
    • 出版年份:2015

    书价:39.80元


    作者:林清玄


    字数:180千字


    页码:254


    包装:平装


    开本:16开


    纸张:胶版纸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


    出版时间:2015-04-01


    正文语种:中文


    ISBN:9787535478573


    作者介绍:


        林清玄,当代著名作家、散文家、诗人、学者。曾任台湾《中国时报》海外版记者、《工商时报》经济记者、《时报杂志》主编等职。17岁开始发表作品;20岁出版一本书;30岁前得遍台湾所有文学大奖;35岁入山修行后写成的“身心安顿系列”,是20世纪90年代台湾畅销的作品;40岁完成“菩提系列”,畅销数百万册,是当代很具影响力的作品之一。他是台湾作家中最高产的一位,也是获得各类文学奖最多的一位,连续十年雄踞 “台湾十大畅销书作家”榜单,被誉为“当代散文八大家”之一。著有“菩提十书”系列、《玫瑰海岸》、《白雪少年》、《好雪片片》、《鸳鸯香炉》等作品,其文章《和时间赛跑》、《桃花心木》选入人教版、北师大版小学语文课本,文章曾多次入选大陆、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和新加坡中小学华语教材及大学国文选,还曾被收入大陆高考语文试卷,是国际华文世界被广泛阅读的作家。


    内容介绍:


        台湾知名作家林清玄全新散文精选,《你心柔软 却有力量》中收录《生命的化妆》、《迷路的云》、《温一壶月光下酒》、《黄昏菩提》、《正向时刻》、《求好》、《有情十二贴》、《不是茶》、《柔软心》等48篇不同时期经典作品。


      柔软的心有力量,唯其柔软,我们才能敏感;唯其柔软,我们才能包容;唯其柔软,我们才能精致;也唯其柔软,我们才能超拔自我,在受伤的时候甚至能包容我们的伤口。


    编辑推荐:


    1、首部精美图文集,全彩四色印刷,收录《温一壶月光下酒》、《白雪少年》、《清净之莲》、《生命的化妆》等经典篇目。


    2、每个人心灵成长中都有一个林清玄,教会你如何思考,如何表达,朴素的语言又充满智慧和哲理,独树一帜;书写微乎其微的事物去道出生命的意义,开启心智。直指心灵的文字,找到前进的动力。


    3、文学如月光,无用却让内心柔软。内心柔软才有心思和敏感去感知生活中的美和感动,用一种柔和的方式去化解浮躁和焦虑,抚平流年的伤痕,让内心不再孤单慌张。既不显露,也不隐藏。


    目录列表:


    第一辑


    修得一颗柔软心

    柔软心

    生命的化妆

    莲花汤匙

    总有群星在天上

    清净之莲

    黄玫瑰的心

    掌中宝玉


    第二辑


    白雪少年

    兵卒无河

    幸福的开关

    飞鸽的早晨

    期待父亲的笑

    红心番薯

    飞入芒花

    在梦的远方

    以直观来面对世界

    迷路的云


    第三辑


    温一壶月光下酒

    温一壶月光下酒

    不要指着月亮发誓

    清风匝地,有声

    养着水母的秋天

    黄昏菩提

    云散

    正向时刻


    第四辑


    心美,一切皆美

    发芽的心情

    学看花

    梅香

    素质

    一朝

    一只毛虫的圆满

    莲花与冰冻玫瑰

    垂丝千尺,意在深潭

    求好

    横过十字街口


    第五辑


    人间有味是清欢

    清雅食谱

    茶香一叶

    不是茶

    味之素

    忧欢派对

    牡丹也者

    有情十二帖


    第六辑


    从容彼岸是生活

    拥有

    欢乐中国节

    只手之声

    来自心海的消息

    欢乐悲歌

    河的感觉

    猫头鹰人

    情侣路的尽头


    精彩书摘:


      1.我多么希望,我写的每一个字、每一篇文章都洋溢着柔软心的香味;我的每一个行为都有如莲花的花瓣,温柔而伸展。因为我深信,一个作家在写字时,他画下的每一道线都有他人格的介入。


      2.日本曹洞宗的开宗祖师道元禅师,传说他航海到中国来求禅,空手而来,空手而去,只得到一颗柔软心。


      这是令人动容的故事,许多人认为道元禅师到中国求柔软心,并把柔软心带回日本。其实不然,柔软心是道元禅师本具的,甚至是人人本具的,只是,道元若不经过万里波涛,不到中国求禅,他本具的柔软心就得不到开发。

      柔软心不从外得,但有时由外在得到启发。


      3.学禅的人若无柔软心,禅就只是一种哲学,与存在主义无异。


      柔软心并不是和稀泥一样的泥巴,柔软心是有着包容的见地,它超越一切、包容一切。柔软心是莲花,因慈悲为水,智慧做泥而开放。


      4.有人问我:“为什么草木无心,也能自然生长、开花、结果,有心的人反而不能那么无忧地过日子?”


      我反问道:“你非草木,怎么知道草木是无心的呢?你说人有心,人的心又在那里呢?假若草木真是无心,人如果达到无心的境界,当然可以无忧地过日子。”

      “凡夫”的“凡”字就是中间多了一颗心,刚强难化的心与柔软温和的心并无别异。具有柔软心的人,即使面对的是草木,也能将心比心,也能与草木至诚相见。


      5.追鹿的猎师是看不见山的,捕鱼的渔夫是看不见海的。眼中只有鹿和鱼的人,不能见到真实的山水,有如眼中只有名利权位的人,永远见不到自我真实的性灵。


      要见山,柔软心要伟岸如山;要看海,柔软心要广大若海。

      因为柔软,所以能够包容一切、含摄一切。


      6.人在遇到人生的大疑、大乱、大苦、大难时,若未被击倒,自然会在其中超越而得到“定”,因定而得清明,由清明而能柔软。


      在柔软中,人可以和谐、单纯,进而达致意识的统一。

      野狐禅、口头禅,最缺乏的就是柔软心,有柔软心的禅者不会起差别,不会贬抑净土,或密宗,或一切宗派,乃至一切众生。


      7.有欲念,就有火气;有火气,就有烦恼。


      柔软心使欲念的火气温和,甚至消散,当欲念之火消散了,就是菩提。

      从烦恼到菩提的开关,就是柔软心。


      8.佛陀教我们度化众生,并没有教我们苛求众生。我们要度化众生应在心中对众生没有一丝丝苛求,只有随顺。众生若可以被苛求,就不会沦为众生了。


      随顺,就是处在充满仇恨的人当中,也不怀丝毫恨意。

      随顺,就是随着充满黑暗的世界转动,自己还是一盏灯。

      随顺,就是看任何一个众生受苦,就有如自己受苦一般。

      随顺,是柔软心的实践,也是柔软心点燃的香。

      ……


    前言/序言:


        入梦·入魂·入心


      一碗入梦


      妻子从网路上买了一箱大闸蟹,送到家里,打开箱子,每一只都是活蹦乱跳的。这令我感到惊奇,从阳澄湖到台北,路途何止千里,运送也需要时间,竟能保持螃蟹的生命,在几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时代真的不同了,朋友在卖生鱼片,专门进口日本各地的海鲜,以低于零下五十度的温度,从东京运来。朋友自豪地说:“保证吃起来和在日本海时,一样鲜美。”


      蒸蟹的时候,一边想到时空的变迁,不禁感慨系之。


      吃大闸蟹时,小儿子忽然发问:“老师说,以前台湾人不吃大闸蟹,这几年开放才开始吃,是真的吗?”


      “如果说是阳澄湖或太湖的大闸蟹,以前是吃不到,如果是吃毛蟹,爸爸从小就是吃毛蟹的,大闸蟹就是毛蟹的一种啊。”


      我的童年时代,父亲在六龟新威租了一块林地,搭了一间砖房,在森林里开山,我们常陪爸爸到山上住,有时住上整个夏天。


      山上食物欠缺,为了补充营养,什么都吃,天上飞的鸟雀、蝗虫、蚂蚱、蝉;地上能跑的竹鸡,老鼠、锦蛇、兔子、穿山甲;河里游的小虾、小鱼、毛蟹、青蛙、河蚌、蛏子……


      天空和陆地上的不易捕捉,河溪里的容易捉到,我们做一些简单的陷阱,竹子上绑着小虫,插在田边、河边,第二天就可以篓,里面放一些鱼肉,第二天就可以收成溪和溪虾。


      捉毛蟹则是最有趣的,从下游往上游溯溪,沿路扳开石头,缝隙里就躲着毛蟹,运气好的时候,扳开一块石头,就能捉到五六只。


      夏秋之交,毛蟹盛产,个头肥大,我们七八个兄弟忙一个下午,就可以捉到整桶的毛蟹,隔两天再去,又是一桶,几乎捕之不绝。


      晚上,爸爸把我们捕来的毛蟹、小鱼、小虾清洗过后,烧一鼎猪油,全都丢下去油炸,炸到酥脆,蘸一点胡椒和盐,一道大菜就这样完成了。


      当时山上还没有电灯,就着昏黄跳动的油灯,那一大碗的河鲜跳动着颜色的美,金黄的小鱼、淡红的小虾、深红的毛蟹,挑逗着我们的味蕾。


      “开动!”


      爸爸一下指令,我们就大吃起来,卡卡恰恰,整只整只地吃进肚子里,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吃螃蟹和吃鱼虾一样,都是不吐骨头的,不!是不吐壳的。


      那是令人吮指回味的终极美味,我离开山林之后,就没有再吃过了。


      就好像爸爸亲手采的草耳(雷公菜)、鸡肉丝菇,还有他亲手用西瓜做的凉菜,都再也吃不到了。


      “这就是我们以前吃毛蟹的方式,和吃大闸蟹是很不同的。”我对孩子说。


      孩子睡了,我坐在书房,仔细地怀想父亲在开山时的样子,想到我十四岁就离开家乡,当时忙于追寻、很少思念父母。


      过了六十,时不时就会想起爸爸、妈妈,爸妈常入我梦来,不知道这是不是老的徵象?


      想起那一大碗毛蟹,如真似梦,依稀在眼前,那美丽的颜色,一层一层晕染了我的少年时光,在贫穷里也有华丽的光。

    商品评价

    0%
    好评度
    好评(0%)
    中评(0%)
    差评(0%)
    • 暂无评价~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

          售后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