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淑敏《海拔五千的青春》

毕淑敏经典的散文作品,热销逾百万册,被频繁转载的当代励志精品!多篇文章入选九年制义务教育语文课本,成为中考、高考题库素材!

市场价:¥39.80
价格:7.96
配送:有货 自提点
  • 广东
  • 北京
  • 某某223442424fwrw 15834442424
  • 某某223442424fwrw 15834442424
  • 某某223442424fwrw 15834442424
  • 某某223442424fwrw 15834442424
- +

相关推荐

    • 图书详情
    • 客户评价(0)
    • 售后保障
    • 新旧程度:全新
    • 图书来源:网站自购
    • 出版年份:2016

    书价:39.80元


    作者:毕淑敏


    字数:230千字


    页码:280


    包装:平装


    开本:16开


    纸张:胶版纸


    出版社:漓江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07-01


    正文语种:中文


    ISBN:9787540778590


    作者介绍:


        毕淑敏,华语世界最具影响力女作家,中国第一心灵女作家,国家一级作家,畅销书作家,著名心理咨询师,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委会委员,CCTV2《开讲啦》栏目演讲嘉宾,CCTV10《百家讲坛》栏目《破解幸福密码》系列节目主讲人,北京师范大学文学硕士,心理学博士方向课程结业,曾担任内科主治医师,被王蒙称为“文学界的白衣天使”。她以精细、平实的文风和春风化雨般的济世情怀著称,多年来一直深受读者喜爱。曾获庄重文文学奖,小说月报第四、五、六、七、十届百花奖,当代文学奖,陈伯吹文学大奖,北京文学奖,昆仑文学奖,解放军文艺奖,青年文学奖,台湾第十六届“中国时报”文学奖,台湾第十七届联合报文学奖等各种文学奖三十余次。


        毕淑敏从事写作30年,孜孜不倦探讨“建构美好生活”的良方,与读者一起为生活加油、鼓劲、歌唱。其散文以浑厚的心理学积淀,智慧温润的文学修养,探讨关于生命的意义、爱与能量、理解与接纳等人类永恒追思的话题,充满温情,给人生活以信心,生命以能量,心灵以抚慰。以其超越年龄和时代感,受到广泛持久的喜欢。她的文字独特、有温度、倾注着对生命的爱和对这个世界的悲悯。她的技法又像娴熟运用手术刀,直面人生的各种问题,切除我们心灵的忧郁与魔。


    内容介绍:


        著名作家毕淑敏的散文隽永深邃,修心励志,被教师和家长推荐为青少年必读作品。本书是她关于军旅生活,关于青春、成长的生命叙事。


      北京部队大院长大的女孩,生活优裕,在令人艳羡的中学读书,成绩优异……“文革”期间中学毕业应征入伍,来到海拔五千米以上的雪山,极度的高寒与缺氧,超越生理极限的遭遇,让16岁的花季少女经历了生与死的选择……深潜于心的责任意识和强大的精神力量让她战胜了困厄,从此,坚忍,淡然,乐观,戍边11年,成为一名出色的军医。


      这一段对生命摧毁与重建的生活,体现在作家的文字里,我们感受到更多的却是一种豪爽之气,跃动的青春,蓬勃的生命,绚丽的希望。体悟生命,冷静而睿智,寓意深刻。阅读这些文章,会让你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对生活有新的理解和感悟,从而珍惜当下拥有的寻常幸福。


    编辑推荐:


        ★毕淑敏关于军旅生活,关于青春、成长的生命叙事。感知当下的寻常幸福;修炼强大的精神力量;珍惜青春,热爱生命。


        ★大自然是温和的老师,它羚羊挂角、不露声色地把伟大的关于生命和宇宙的真理,灌输给我们。


    目录列表:


    序:青春,踏雪而歌


    第一辑:向西,向西


    走,到阿里去

    向西,向西

    装大米的汽车

    糖衣氧气压缩片

    打靶

    “回”字形银饰

    冰川上有毒蛇咝咝声

    八月里穿棉衣

    藏族的花围裙

    第一次打针

    绝望之后的曙光

    奶奶的灵丹妙药


    第二辑:雪线上的蛋花汤


    穿上白生生的羊绒衣

    乘降落伞的西瓜

    拉练

    十八岁的姐姐

    大会餐

    雪线上的蛋花汤

    昆仑山那里出核桃

    昆仑山上看电影

    昆仑山上吃什么

    西凤酒和香蕉罐头

    入眠,伴着雪山风啸

    最高的花生糖作坊


    第三辑:世界上最高的葵花


    世界上最高的葵花

    碗里的小太阳

    有外号的打火机

    女孩的纸

    特殊摄影师

    女枪手

    西藏猪

    信使

    雪山窃贼

    葡萄干儿王

    三块糖


    第四辑:在雪原与星空之间


    一个人就是一支骑兵

    一张特殊的照片

    元宝饺子

    在雪原与星空之间

    自信第一课

    在印度河上游

    指纹状的菌落

    你永不要说

    灵魂飞翔的地方

    制花圈


    前言/序言:


      青春,踏雪而歌


      人们常常问我:你发表处女作是哪一年?我说,1987年,那一年我已经35周岁了。人们就“啊”了一声,不再说什么,但表情里含了疑惑:早些年你干吗去了?

      在写作以前,我在遥远的西藏当兵,学的是医务。在白衣战线上,当到了内科主治医师的位置。假如一路升上去,也许会当院长。

      一个医术很好颇有人缘的女大夫,在已过了“而立之年”的沉稳日子里,为什么要弃医从文,拿起生疏的文学之笔开始艰难的跋涉?

      在许多孤寂写作的深夜,我对着苍天自问。

      我不知道。

      但是我感到一个苍凉而喑哑的声音,在寒冷的西部呼唤我。

      你既然来到了这里,你就要让世人知道这里。

      他说。带着无上的权威。

      我没有办法抗拒。你可以违背一个人的意志,但是你不能违背一座雪山。

      这就是昆仑山啊。我们民族最伟大的峰峦。

      不管文化古籍里怎样考证,说昆仑山是现如今的什么什么山,我总认为它不是一座具体的山,而是一个象征。古时候,交通工具不便,又没有精确的地图,指南针还没有发明出来。古人绝不可能把山与山的分野搞得条块分明。他们对着西部广袤的隆起兴叹,在落日辉煌的余晖里,勾勒云霭中浮动着鬼斧神工的宫殿……把无数神奇的传说附丽其上,敷衍出最雄伟的想象。那里有九条尾巴的天神把守的天宫,那里有直插云霄的天稻,每一粒谷子都是鸡蛋大的玉石……

      无独有偶。在印度辽阔的恒河平原上,更为优雅的神话野火般流传。赤足的人们向西眺望,看到皑皑的冰峰劈裂云霄。他们认为有超凡入圣的法力统治其上,那里是佛祖居住的地方……

      两大古老种族神秘的目光交会于此——这就是地球上最高耸的原野——藏北高原。

      我十六岁时,离开北京,穿上军装。火车不断地向西向西,到了新疆的乌鲁木齐。又换上汽车向西向西。在茫茫戈壁上奔跑了六天以后,到达南疆重镇喀什。这一次汽车不是向地面上的哪个方向行驶了,而是向“天上”爬去。又经历了六天无与伦比的颠簸,我作为西藏阿里军分区第一批五个女兵当中的一员,到达了共和国这块最高的土地。

      这块土地是喜马拉雅山、冈底斯山和喀喇昆仑山聚合的地方,平均高度在海拔五千米以上,它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叫作“阿里”。

      没有人知道“阿里”是什么意思。我曾经问过博学的藏学家,也没能给一个明晰的回答,只是说这个词语可能属于一个早已消亡了的语系。在阿里的民间传说中,它的意思是“我的”。

      “我的”什么呢?我的高原?我的山川?我的牦牛和我的盐巴?我的清澈的湖泊和险恶的风暴?不知道。人类的远祖用我们不懂的语言,为我们留下了一道永恒的谜。也许在先民们眼中,所有的一切都是有灵性的,他们都在呼喊着“我的”。

      我从北京来到西藏的阿里当兵,严酷的自然环境将我震撼。所有的日子充满严寒,绿色成为遥远而模糊的记忆。

      吃的是脱水菜,像纸片一样干燥的洋葱皮,在雪水的浸泡下,膨胀成赭色的浆团。炒或熬以后,一种辛辣而令人懊恼的气味充斥军营。即使在日历上最炎热的夏季,你也绝不可以脱下棉衣,否则夜里所有的关节就会嘎嘎作响。

      由于缺乏维生素,我的嘴唇像兔子一样裂开了,讲话的时候就会有红红的血珠掉下来。这是很不雅的事情,我就去问老医生怎样才能治好嘴唇?医生想了半天说,你要大量地吃维生素。我说吃啦,每天都吃一大把,足足有二十多片呢!可我的嘴唇为什么还是长不拢?医生说那就是你说话太多了,紧紧地闭一个星期嘴巴,你的嘴唇就长好了。我说,那可不行,我是卫生员的班长,就算跟伙伴可以不说话,跟病人也是要讲话的……老医生表示爱莫能助。

      后来我夜里睡觉的时候,用胶布把自己的嘴巴粘起来,强迫裂开的口子靠在一起,白天撕开照常讲话。坚持了一段时间,就好了。

      由于缺氧,我的指甲猛烈地凹陷下去,像一个搅拌咖啡的小勺。年轻的女孩就是爱斗嘴,有一天,女卫生员争论起来谁的指甲凹得最厉害,最后决定用注射器针头往指甲坑里注水,一滴滴往下灌,水的滴数多而不流者为胜。记得我得了第一。好像是贮藏了十几滴水吧,凝聚得圆圆的,像一颗巨大的露珠,乖乖地趴在我的指甲上。

      我是一个优秀的卫生员。有一天,我在军报上看到了一个叫作“毕淑敏”的人写的一首诗,就轻轻地笑了一下。我知道我的名字很大众,全中国从八岁到八十岁的女人,有许多叫这个名字。但是我的姓是比较少的。现在有了一个同名同姓的人写了一首诗,觉得很亲切,就很仔细地


    精彩书摘:


    这儿的雨和内地的雨不一样。我家乡的雨,很细很小,牛毛一般。你要是不留意,好像觉不出来似的。但它的后劲很大,你在雨中走一会儿,全身的衣服都会湿透,阴冷会一直沁到骨头缝里。这儿,雨来得很猛,可是这一颗雨滴和那一颗雨滴之间,隔得很远,简直能跑一只骆驼呢!小如说。

    我不知她为什么要说这些关于雨的没什么意思的话。从领新军装那天起,我们就是要好的朋友。但我拒绝了她最后的忠告,分手就在眼前。可能她不愿伤感,才故意找个轻松的话题吧。

    整个连队掀起了如火如荼的写血书运动。我本想离这件事远一点,后来才发现完全躲不开。这个屋子的人在写,那个屋子的人也在写,你总不能老是待在操场上像长跑运动员一般乱转吧。这是一件让人可以充分发挥想象力的事,大家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手指上的血量很少,再加上很快就凝固了,根本就没法写字。后来就有人割腕取血,血虽然多,但那女孩子脸色苍白,一副快要晕过去的样子,把老兵班长吓得不轻,坚决制止了此类盲动行为。后来不知是谁,发明了一种节约而科学的方法,用少量的血,掺上一部分红颜色,再兑上水,就调成了一种美丽的樱红色,写出字来艳若桃花。

    我东跑西颠,把大家的发明创造互通有无,像个联络员。

    终于到了最后分配的日子,不想,连长陷入了困境。因为写血书的人太多了,也闹不清谁是最勇敢最忠诚最大无畏的。连长不愧足智多谋,他把堆积如山的血书放在墙角,开始实施新的选择方案。

    那是一个晴朗的日子,扎着武装带的连长,像一株笔直的白杨站在操场中央,对所有的女兵大声发布命令——面向我,按个子高低,成一路横队集合!

    我们都愣了一秒钟。这是一道古怪的命令,想想吧,一个连两百多人呢,平常都是成几路横队或几路纵队集合,方方正正才像队伍。就算连长萌发新招,编成一路纵队也够标新立异了。现在可好,一路横队,士兵像鲫鱼似的一个挨一个要排出多远!还要按个子高矮,真是复杂啊。

    但命令,谁敢不服从?片刻犹豫之后,大家都开始迅速寻找自己应该站的位置。其中又发生许多混乱,女兵招收时对身高要求很严格,个头集中在一米六到一米七之间,同样身高的人,少说也有十几个,实在难分上下。于是彼此推推搡搡,各不相让。还有的人,入伍时测的身高,这一两个月过去了,部队的伙食好,又蹿起一截,按照旧印象排队,显然比旁人高出个脑袋尖,就得重新调换地方。还有的人因为胖瘦不同,引起视觉上的误差,非得背靠背地比了高矮,才能分出伯仲,难度不亚于一道数学题。

    操场上吵嚷得像个蛤蟆坑,要是往日,连长早火了,非大声呵斥不可。但今天他竟是出奇地好脾气,由着女孩们颠来倒去地比量,直到每个人找好了自己的位置。

    队伍排得实在惭愧,因为太长,形成了一个大大的“S”形,好像一道漫长的绿色篱笆,被大风吹过,前拱后弯。依连长往常的性子,必得让解散了,重新集结。但这一回,连长的容忍度极好,犀利的目光像梳子,从队头刮到队尾,又从队尾刮到队头,仍是什么话也没有说。

    我偷着往四处瞧了瞧,好朋友都彼此隔得很远,大家是一片茫然,不知道连长玩的什么把戏。

    连长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主要是大踏步地向后面退去,然后立定。他像一个等边三角形的顶点,在远远的地方,严峻地注视着我们。他那双猎鹰般的眼睛,睁得很大。

    图书评价

    0%
    好评度
    好评(0%)
    中评(0%)
    差评(0%)
    • 暂无评价~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

          售后保障